荒芜之地

最近推韩张。
三次事务繁忙,缓更,致歉。

【JG】【田神】百年孤独 CH02

【JG】【田神】

百年孤独(下)

清晨,屋外静得不像话。

田崎躺在床上,耳边响着神永平稳的呼吸声。神永怕冷,被子一直拉到鼻梁,几乎整个人都蒙在被子里面,只留了半个脑袋在外面。
田崎听着神永的声音,看着被子在他胸膛处一起一伏。

卧室里挂着浅蓝色窗帘,帘子没拉实,露出半边玻璃。

外面是白色的。屋顶,阳台,树梢,站牌。田崎扫了一圈,视线抚过窗外的雪和同样洁白的墙壁,最后落在神永脸上。

神永睡着的时候看起来真的非常安静,像极了冬眠的小动物,让人忍不住想去揉他那毛绒绒的脑袋一把。

经雪浸润的阳光透过窗户时已经非常淡了,零零散散的洒在神永的睫毛和刘海上。田崎就这么看着神永,看他的眼睫颤动,看被子跟着他的呼吸一起一伏。

一起一伏。田崎看着看着就觉得回到了过去,脑子里的画面破碎又重新组合。他回到了过去,又好像看到了未来。

他有多久没这么看神永了呢?

八年?还是十年?

总之是很长的一段时间了。

战争爆发的时候田崎还留在德国,他不知道当时的神永在执行什么任务,甚至连他在哪个国家都不知道。

同样骄傲自尊的两个人在战争面前也是同等的渺小。田崎和神永的羁绊其实很淡,硝烟弥漫的时候,他们之间的线就被冲断了。世界多大啊,当他们再回头,早就找不到彼此了,只能看见路人陌生的脸。

曾经在陆军内部掀起一阵不小风波的D机关,也在战争中销声匿迹。

田崎记得结城中佐说过作为间谍的他们,前方将会是黑暗和孤独。而当硝烟真正来临,间谍便没有存在的意义,等待他们的,是动荡和不安。

田崎说不清哪个更为糟糕。他很久以前问过神永,神永猛吸了一口烟,在黑漆漆的夜风里吐出两个烟圈儿。

我不想当个战争里的逃避者。我会留在我该在的地方。

这就是神永的想法啊,有种「不愧是神永」的感觉。田崎想。

不愧是我认识的神永啊。

田崎回日本没有找到神永,当初同在D机关供职的人他只联系上了甘利和实井。他独自在日本待了两年,依旧没有神永的消息。

后来田崎便在这个他曾经做过任务的城市定居下来,名字依旧是当时的「濑户礼二」。 大东亚文化协会满洲分部事务所早已不复存在,变成一家小型报社。田崎接下了翻译的活儿。他在新京买下了一套房子,普通的两层楼建筑。

那之后田崎又见过几次实井,甘利倒是再没碰过头,道别之前他跟田崎说他要带着艾玛去夏威夷生活,等小女孩长大了战争平息了再到曾经不曾到过的地方转转。

实井仍然留在日本,得益于他父亲的地位,实井还能零零散散地打探到一些消息。田崎从实井那里得知三好确实死在了德国,而波多野被埋在日本,被派遣到中国东北的小田切据说是活了下来,定居在上海。

田崎问他神永呢,神永在哪里?

实井没回答,他啜了口茶,过了良久才缓缓开口。

我得到的关于他的消息不多。有人说在所属陆军的间谍部队里似乎有这么个人。

他顿了顿,又喝了口茶。

事实上我也不确定……大概是他吧。

也就是说,你在明他在暗,你们再相见怕是不易。

永远都见不到也说不定。

田崎自然是知道的,所以当他时隔多年再次见到神永时,他一点儿也不相信。

那是一周前,城市早早地进入了冬天,天弥漫着雾气,气温骤然间降低。下了班的田崎依旧是深蓝西装搭配软呢帽,手臂上挂着拐杖,另一边夹着的包里装着最近要用到的资料。

他如往常般走向自己一个人独自生活了太久的屋子,然后在惨淡昏暗的路灯底下看见了靠着灯柱的神永。

完了,出现幻觉了,我没救了。

田崎恍恍惚惚地踱过去,一点也不相信那个被包围在灯光下的男人是神永。不会的,怎么会是他呢。

即使这样,他还是走了过去。

不长不短的数十年悠悠而过,田崎倏地发现自己仿佛已经忘记神永的模样了。

那个男人是长什么样子来着?

和我差不多高,有点白,脸是带着圆润的曲线,眼角下垂,额前有一撮刘海。

然后呢?

男人有着看似吊儿郎当不正经的性格,实际上却是比谁都要强,比谁都不服输。他还爱抽烟,总喜欢在晚上跑到楼顶的鸽舍对面撑着栏杆吐烟圈儿。

田崎一步一步走进那片光芒,记忆里尘封的画面也一点点拼凑起来。等他走到路灯下面,看见神永的脸,所有关于这个男人的记忆一齐涌现出来。

和我差不多高,有点白,但现在晒黑了些,脸是带着圆润的曲线,眼角下垂,左眼下面有一条浅浅的痕迹,额前还是留着一撮刘海。

“田崎,我来找你了。”

这是神永,真实存在于这个世界这个城市的神永。田崎愣了两秒,在神永面前站定,随后伸手去触碰男人的脸颊。包落到地面资料哗啦啦散了一地,手肘上挂着的拐杖也顺着滑了下来。

头顶的路灯开始嗞啦嗞啦的响,晦暗灯光闪了两下。

“……神永?”田崎的声音有点颤抖。

“嗯。”神永回答得很慢。

“……田崎,”神永倏地扑过来,两个人的距离在短短的一瞬间缩减到零,他的两只胳膊揽住田崎的脖子,耳朵摩擦到那个人的脸颊。“好久不见。”

话语刚落,田崎就感觉到有温热的东西流进他衣领里。直到神永抱住他,他才真正意识到这个男人是真的回来了。他真真切切的在这里,他的胸膛抵着他的胸膛,他湿哒哒热乎乎的眼泪只有几颗,全滴到了他的脖子上。
“好久不见……真的是好久不见。”田崎抬起手顺着神永的脊背抚摸,像给一只猫顺毛。



神永自那次伦敦的任务后就变得浅眠。衣料窸窣的声响,床板轻微的震动,都能轻易打碎神永本就模糊不清的梦境。

两个人都起床了,互相道了早安,然后各自洗漱。

田崎还留着在英国养成的习惯,早餐准备了牛奶和面包。田崎自己会做一些简单的烘焙类点心,是当初在D机关时学到的,一部分是日常教学,一部分归功于擅长料理的福本。

他们吃得很慢。慢条斯理得像是两个上了岁数的老头儿,一口一口地把食物送进口腔。

田崎上午没什么要紧的事务,最近日子清静,手头上的活儿不多。他把整个上午的时间都划分给神永,他答应了去看雪的。

即使有太阳,这个城市的雪也不会那么容易化掉。前一晚上刚落下第二天早上就和泥土难分难解的雪属于南边的城市。

雪地里还零零散散带着冰碴,在淡黄色光芒的照射下反射出一闪一闪断断续续的色彩。

田崎和神永出门后沿着大道走,因为神永说想去看看火车站,而这条大道是人流最小的一条路。

神永没来过这个城市,倒是在中国做过任务。他觉得街边的房屋,店面的招牌,还有路旁的站牌和旗帜,都是他梦里见过的东西。连鲜红旗帜在风中发出的猎猎响声都是如此相似。

街道上有一群孩子进行着冬天最习以为常的游戏。他们郑重其事地分为两队,好像是某一边多了个人,他们熙熙攘攘,像要吵架。好在一个孩子被父母拉了回去,看样子是回去念书。小男孩蔫头蔫脑地离开了,于是队伍总算是符合了大人们教的公平分配,小家伙们开始搓雪球。

大大小小的雪疙瘩在空中飞来飞去,打到路边的灯柱上,又糊在临街的窗户上。有大人在屋子里面吼,声音断断续续,却大得很,仿佛震落几簇枝头的白花。

“你这些年过得怎么样?”

神永侧身躲开了从孩子堆里飞出来的一个雪球,挑高了声音问田崎。

田崎走在神永左手边,眼睛始终看着前方,不曾游离。

这些年过得怎么样?

这也是他想问神永的问题。

非要知道?

只要神永不想说,他绝不会追问。现在是神永问他。

“不算穷……吧?”

田崎难得的笑得有些拘谨。

“明明连房子都置办好了不是吗——”神永一副不信的样子,故意嘲他。

田崎看他撅起的嘴,忍不住笑了。

“花了我五年积蓄呢。”

“……这么贵啊?”

“你以为啊?”

田崎说着说着笑起来,没有声响,只是嘴角微微扬上去,带着勾。

神永还是当初那个神永,少了几分表面的轻浮,可眉眼还是以一种自傲的姿态展开着,眼睛里永远有光流转。

田崎突然觉得这么多年来的担心都是多余的,神永哪有那么容易被打败呢。

那些多余的感情原本是很淡的,像一汪水,望得见底。战争爆发的时候田崎本来以为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联系到此为止,再不能如以前那般拉拉扯扯断不干净了。他没想到的是这份不经意的感情在之后的日子里生根发芽,冲破潮湿厚重的泥土见到了太阳,并且以可怕的速度成长起来。

等到种子长成蔓延的藤条,他才发现自己早就被困死在广袤无边的森林里。

他没有刻意去找寻出口,他知道自己是找不到的。

这林子大得很,足够他生活了,为什么非得跑出去呢?

什么都不重要了。

现在神永在他的右手边。

“你可以去变魔术赚钱吧。”神永说。

“拜托我已经不养鸽子了。”

田崎觉得现在的温度合适做点什么。季节合适,天气也合适。

于是他拉起神永的手,塞进自己的大衣口袋。

“神永,回家吧。”

田崎感觉得到从神永手掌传过来的颤抖。仿佛神永心脏跳动的声响回荡在耳边,那跳跃的活着的证明,从神永的心脏流到两人相握的手,在田崎指尖分散又聚合在他的胸腔。

田崎不会期待着什么,他已经满足了。

他忘了到底过了多久,神永的声音在粗粝雪地里滚了一转滑进他的耳朵。

“……好啊,你可不会收房租吧?”

“嗯,永久免费。”

田崎觉得绿色真的很好看。森林一样的耀眼。

后来他们散步去了车站,一路上神永给田崎讲炮弹,讲伦敦的雨,讲脸上的伤。田崎给神永讲浓雾,讲这里的节日,讲生活琐碎。

神永跑到田崎前面,像个少年那样跳跃。田崎看着他,眼里全是笑意。

那时候,田崎觉得他们之间的感情就和雪一样。

雪是干净的,柔软的,安静的。

结果他当然是知道的。

雪是短暂的。

它不想消失,可春天终会来临。

神永走在他的前面,被春天掩埋了,留下的脚印一路延伸,直通天际。




田崎收拢了回忆,又看了一眼窗外的雪。他踌躇了会儿,还是决定偷个懒。

书架有半个月没整理了。他从最上面抽出一本皱巴巴的硬皮书,披上大衣出了门。

田崎来到离车站不远的那片墓地,走到西南方角落的一块墓碑前,把书放到了原本应该盛着鲜花的石板上。

“这本书我读完了哦,早就读完了。”

“没有兴致是假的,但我一点儿也不孤独是真的。”

“你也是。神永。”

田崎在那里坐了很久,什么都不做,也不再说什么。就只是坐在那里,听风吹过带动书页摩擦,发出沙沙的响声。


END.

唠叨:心血来潮的一篇,明明当时是准备写个中篇的……就这么结局了(。)
图样图森破,写得乱糟糟的,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理清楚【你

评论

热度(13)

©荒芜之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