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芜之地

最近推韩张。
三次事务繁忙,缓更,致歉。

【JG】【田神】百年孤独 CH01

【JG】【田神】

*名著系列Ⅱ  借名非借梗
*意识流短打
*祝  阅读愉快

『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没有归路,春天总是一去不返,就连最疯狂执着的爱情终究也是过眼云烟。』
                                       ——加西亚马尔克斯

“我没读完这本书。”

“为什么?我以为你这种高材生该是早就读过不止一遍了啊。”

田崎没回答神永的疑惑,站起身来给自己又沏了一杯茶。他回到座位,整个人被鹅黄色灯光笼罩。桌上摆着几份散乱的书面材料和黑白照片,田崎把右手边已经勾画删减好的材料拢成一沓放好,又从左边所剩不多的纸张里抽出一张开始浏览。

“不合胃口,所以没有兴致读下去。”

神永听到田崎的回答把视线从书页移到桌子对面男人手边的灯罩上,他合上书,手肘撑在桌上托着下巴。

“你骗我。”神永说,语调里透着点儿不在意。

田崎手中的笔明显停顿了一下,但又立马顺着刚才的轨迹晃动起来。

“为什么这么说?”他没抬头,饱满光线在他头顶铺了一层淡色的底。

神永只是望着他,并没有接话。

两个人陷入沉默,窗外的风依旧呼呼地吹过,拍打在窗沿上啪啪作响。

神永侧过身子翘起二郎腿,把书放到桌子边上,“明天会下雨吗?”

转移话题,明显的。

田崎当然也不会去扯着刚才的内容不放,这对他没有任何好处。

他腾出左手指了指一边的报纸,淡然道:“可能会下雪。”

田崎看到神永的眸子一瞬间亮了起来。

这个地方本就处于较高纬度的北方,下雪并不稀奇,甚至可以说是家常便饭。不过神永的最后一个潜伏地点——神永回来后无意跟田崎提过——是在印度,低纬度国家,风都是燥热的。在那之前神永也辗转过几个能见到雪的地方,但总是错过纯白雪絮飘落的日子,不管伦敦还是柏林。

神永推开窗户,冰冷的风猛地灌进来把田崎手边几张材料带到了地上。

黑夜浓稠,零散的星星因为灯光的闪烁而黯淡,无力地垂在天幕。

这栋楼离田崎上班的报社不远,几分钟的路程。神永从窗户望出去就可以看到那座广场边上的租赁办公楼。那个原来被称作「 大东亚文化协会满洲分部事务所」的地方。

战争结束之后那块刻着名字的木板就被拆了,取而代之的是镶着另一个名字的广告板。报社依旧是报社,只不过人换了一批,原来资料室的那些文件资料也全都被更替,再难寻当初宣传满洲国的报刊的踪迹。

这么说起来,田崎倒是唯一一个老员工了。

神永看着那栋楼,觉得它变得又矮又丑,楼中晦暗的灯光扑闪着,整栋楼似乎都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他也没忍住一阵颤栗。

“真的是要下雪了啊。”神永转而望着虚空中的一点,平淡地开口。“田崎,下雪的话,我们出去走走吧。”

田崎刚把地上的材料捡起来,听到神永的声音后身形顿了两秒。他感受到风打在脸上刺骨的寒意,同时也听到了神永嗓音里的疲惫。

“好。”田崎难得的笑了起来,神永转过头来刚好看到他勾起的嘴角。神永觉得他笑得挺难看的,像个扭着的苦瓜。

风不停地拍打窗沿,也拍打着寂静的黑夜。


嵌在水泥墙壁里的管道中有水流滑过。水流断断续续地撞击水管,被抽送到上面的楼层。

看来楼上已经有人起床了。

田崎翻了个身,却没睁眼,继续躺在梦境与现实交错的缝隙里。

墙壁里的声响太过清晰,似乎有点打扰到他的休息了。楼上起床的可能是那个老实的园艺工人,他总是起得早早的去公园或者街道修枝条扫树叶。田崎压低眉心下意识的想,也可能是那个刚搬来不久的俄罗斯青年,听说是个在酒吧工作的帅气小伙儿,说不定是刚下班回来。不过这个地方按现在这个形势,酒吧这类消遣场所成不了什么大气候,经济冷却得厉害,一时半会儿恢复不了。

管道里的声音没有停下,看来是那个俄罗斯人回来了,园艺老头儿不会用这么久的水,大概是青年从酒吧回来正在洗澡。

田崎被吵得睡不着,他掀开被子撑着床沿立起半个身子,望了一眼床头柜上的手表。视线模糊,实在看不清。他捞了床头的眼镜戴上,眯眼去确认时间。

还差三分钟六点一刻,也不算早了。

田崎从来都没有睡回笼觉的习惯,他换了睡衣,拖着略微倾斜的身子到了洗手间。打开水龙头,有几簇水花迸出来,管口扑哧扑哧地响,像一口痰堵在老人的喉咙。

北方的冬天这是常有的事。他拍了拍水龙头,能听到冰块碎裂的细微响声。拍了几下,终于有连续的水流涌出来。

水是凉的,手指触到就像是电击般让人不舒服。田崎拢了把水泼到脸上,前额的刘海和两边的鬓角也无法避免的被水打湿。

洗漱完毕后田崎照例开始收拾材料以及阅读当日的报纸。他把昨天晚上没收拾完的书抱到窗户旁边的书架上,经过窗户帘前时下意识看向那片露出来的玻璃。

有点刺眼。田崎被白色亮光闪到眼睛。

田崎拉开窗帘,愣在原地。

满目银白。

所有的所有,都被掩埋在皑皑白雪之下。就连这座城市常有的各种动响都销声匿迹。在看到窗外雪景的那一瞬间,田崎想起几年前的冬天,他和神永曾经一起看过这么大的雪。

具体日期记不得了。但确实是在这个国家,这个城市,这样一个悄无声息的冬天。

记忆里的神永最开始和他并排走,后来神永走到了田崎前面。

神永在雪地里走走停停,留下的脚印一路延伸。

TBC.

评论

热度(12)

©荒芜之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