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芜之地

最近推韩张。
三次事务繁忙,缓更,致歉。

【JG】【福切】悲惨世界 CH04

【JG】【福切】

◎名著系列Ⅰ  借名非借梗
◎勉强算是黑手党paro
◎考据无力  欢迎捉虫
◎期待你的评论
◎祝,阅读愉快


   小田切睡得并不安稳,时针刚爬过钟盘的一半他就早早起来了。天还没亮,东边刚翻起一丝鱼肚白。

   他离开意大利已经三天,昨天才踏上日本的土地。今天他要去松野家族总部给风户做任务汇报。简单洗漱之后他从抽屉翻出了常用的记事簿,粗略地记下了从一个月前到达意大利一直到昨天回到日本的日程。

   他花了近半个月摸清目标家族的各个据点,之后在一家夜总会解决掉了这个家族的胖子首领。赫尔曼家族打手的追杀在计划之外,没人告诉他那个胖子首领已经抱了沃尔夫的大腿,之后便是长达半个月的修养期。写到这里,小田切停下了手中的笔。他身子靠在客厅的隔断门上,把下巴杵在笔杆上思忖了会儿,又动笔在福本的名字上划了几笔。他扫过几遍内容算是检查,最后像完成了什么任务般松了口气,拧着的眉头也舒展开来。

   在商店买的三明治口感实在谈不上好,嚼在嘴里干涩又无味。不会是胃被福本养叼了吧?小田切下意识这么想。

   到达总部基地的时候刚好解决完所谓的早餐,小田切丢掉包装进了大楼的侧门,在楼梯间遇到下楼接应的家族顾问蒲生次郎,他跟在蒲生后面进到风户的办公室。体格健壮颇有几分军人气质的男人正在翻看手里的材料,看到进来的小田切他似乎有些急不可耐,像是等了很久的样子,忙着要他汇报情况。

   小田切不急不缓地把早上就在脑子里组织好的句子陈述出来,讲到沃尔夫在里面掺 了一脚的时候他看到首领耸了耸鼻子。蒲生次郎在一旁安安静静地听着,在风户杯子里的咖啡见底时给他煮上一杯新的。

   
   “你是说,你养伤养了半个月,伤势看来是挺严重的?”风户转过椅子背对小田切,点燃一支烟送进嘴里。

   小田切有点犹豫,这次沃尔夫的打手只是在他腰腹捅了一刀,对于长期接受高强度训练的小田切来说伤口并不致命,也没有到生死攸关的地步。只是好死不死碰上高烧复发,让他没能坚持住。

    那段时间他陷入自我怀疑和厌恶的泥沼,只想躲在一个别人找不到他的地方。总之,他暂时不想把福本扯进来——他很喜欢福本那个地方,那儿能让他忘掉很多东西。

    “……不,并不严重,只是处理比较麻烦。”

   “在哪里养的?意大利不比日本,被警察逮住了可不好办。”风户知晓意大利那边的作风,耀武扬威的黑皮警察们最嫌恶也最喜爱的就是黑手党的味道。即使是最有势力的家族也不敢在他们面前轻易露出獠牙,但好在只要是人就经不住诱惑,尤其是他们那群衣兜里没几张钞票的人民公仆。意大利和美国的大多数警察私底下都跟黑手党的人有来往,在不公开损害国家法律的情况下睁只眼闭只眼给黑手党让路是常有的事儿。你给我支票我给你财路,两方共赢,没有比这更划得来的了。

   风户的担心不无道理,如果小田切捅娄子捅到难搞的条子头上,那就真是腹背受敌了。

   “我被一家住户搭救了,在他家里养的伤。”小田切回答,怕风户追问起来,末了又接着说:“是个普通的人,只是偶尔会去赌场。”

   
   小田切知道福本的身份并不简单,但他没有权利也没有证据去给对方安一个敌手的标签,他能安全地回到日本,就已经足够说明福本的意图并不是谋害他。至于福本到底是不是其他家族的人小田切不得而知,但他可以确认的是福本不会害他——小田切不说百分之百有把握,他从来不这么说。

   不过风户对这件事似乎并不上心,他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伸手拿起桌边蒲生早就准备好的材料翻看起来。他没看多久,翻过两页眼神就飘走了,他和蒲生次郎给了一个眼神,后者点了点头,风户心领神会,随后又把视线落到小田切身上。

    “小田切,可能你还得去一趟意大利。”


    蒲生次郎第二天来给小田切交待新任务。会见地点是蒲生选的,在城郊的一家茶室。

   
   “在你去意大利不久后我们就收到了线人的消息,得知卡莱家族已经投靠了赫尔曼家族,沃尔夫给了卡莱·维尼两个赌场和一家夜总会。让人苦恼的是我们没法儿准时联系到你,不过好在你平安回来了。”身着深蓝西装的男人啜了口茶,一副享受的模样,“现在他们还不知道你是我们这边的人,暂时不会对我们有所动作。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反正早晚得和他们摊牌。”

   小田切咀嚼着顾问的句子,心下了然。看来松野家族已经决定和赫尔曼家族对峙,不过让他疑惑的是松野从前一向都不在意意大利那边的市场,据他所知,沃尔夫在意大利拥有绝对的势力,风户想要和他对干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非有第三方和风户站在同一战线,不然要在意大利从沃尔夫手里分出一份羹来着实不易。

   蒲生次郎很快给了小田切答案。

   “有崎家族已经和我们签订了密约,两年之内不会开战,生意上依旧各自来往,互相让道。除了有崎,还有两个家族也加入了这次合作,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把福冈聚集的那群外国佬赶出日本,并且让他们知道我们没那么好惹。”

   “福冈那边?沃尔夫的人已经……”

   “他们已经控制了近八成的生意,得意得很。”蒲生次郎放下茶杯,摸出火机点燃一支烟,他吐了两个烟圈,“现在有崎家族的人会着手处理福冈的事,而松野负责给沃尔夫一点儿颜色看看。”蒲生次郎给小田切递烟。

   小田切摆摆手,示意现在不想抽烟。“怎么做?”

   “首领想要以牙还牙。”他从包里掏出一沓照片和资料。黑白照片上是个体格精瘦,有着狡黠双眼的西方男人。“霍华德·马克斯,你这次的目标。狡猾贪婪的英国人,在沃尔夫手下负责西西里那边的商场事务,是西西里最大的橄榄油经销商。”

    小田切对沃尔夫的用人准则有所耳闻,沃尔夫从不介意部下的国籍人种,只要能派上用处他就会纳入麾下。比起某些自称正统黑手党从不任用所谓的“低等人种”——比如雅利安人——的意大利人和美国人来说,沃尔夫要开明得多,毕竟他自己就是个正儿八经的德国佬。

   小田切拿起几张照片,把图上人物的特点全刻进脑子里。

   霍华德·马克斯,正统英国人,身体里流着精明与睿智的血液。英国人懂得如何做生意,如同魔术师玩弄鸽子般得心应手。

   “需要我做到什么程度?”小田切问。

   “松野想要把生意上的主动权抢过来,这个人就必须得消失一段时间,你可以不杀了他——这不强求你——但你必须保证他在医院待上足够的时间,我们才能对他们的市场下手。”

   “好,我明白了。”
   
   蒲生次郎看着小田切把资料叠好,眼底闪过一丝怜悯。

   蒲生转告风户的意思,让小田切自己掂量着时间行动,可以在日本好好养一段时间再出发。

   他又简单的交待了几句,然后便准备离开,总部可是还有不少事情等着他处理呢。

   他咽下大半口茶,视线从小田切身上收回,起身和他道别。小田切也没挽留,站起来给他开了和室的门。为了防止别人发现端倪,他得等蒲生离开后再动身。

   “祝你好运。”蒲生走之前说了句让小田切觉得莫名其妙的话。

   要说起来,家族顾问蒲生次郎是除了风户之外最了解小田切的人。

   他知道风户对小田切一向放得宽,在家族其他高层眼里小田切也确实是个让人放心的存在。这个男人办事靠谱且极度忠诚,不用担心他会惹出乱子。他们曾对风户拥有这么个人才表示羡慕,风户偶尔会回应两句,但又立马调转话头不再提这个。蒲生一直以为这是风户对小田切独特的照顾——小田切在家族内没有任职,他不能抛头露面。

    就在不久前他才真正得知风户的态度。

   风户哲正提防着小田切。

   
   从茶室出来步行了十多分钟,蒲生次郎来到了他停别克车的地方,他把包扔进去,侧着身子钻进了车内。

   太阳即将落下西边的街道,初秋的风里已经掺上了凉意。他拢了拢衣领,给自己点上一支烟。车内塞满了尼古丁和焦炭的味道,吐出的烟雾消散在傍晚微凉干燥的空气里。待烟燃尽,他把烟蒂揿灭在手边的烟灰盒。

   转动钥匙引擎震动,蒲生次郎似乎在轰响的震动里找回了自己仍还活着的实感。他扯出一个难看的笑,踩下油门直奔即将泯灭的橙黄火球,像要把它重新拉回天空中央。

—TBC—

评论(5)

热度(17)

©荒芜之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