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芜之地

最近推韩张。
三次事务繁忙,缓更,致歉。

【JG】【短FIN】【三好】无光

*男妓设定,注意避雷
*私设有
*无聊短打仅供消遣
*祝,阅读愉快

   他睁开眼的时候,太阳刚从窗帘缝里爬出来——估计是正午了。带着炽热温度的光线跃过模糊玻璃跳到他的鼻梁上,有点暖,也痒。

   有什么酸涩液体从胃里涌上来,不同于嘴角血液的浓稠黏腻,稀清却掺杂着不能忍受的膻腥味儿。

   他记得昨晚没吃晚饭,只灌了酒。三瓶还是五瓶他记不清了,只剩些模糊的画面停留在脑子里,死拽着头皮不放,想起来都觉得痛。
   不争气的胃直泛酸,皱缩的皮肉绞在一起,一阵阵止不住的翻腾,把酸水送到喉咙。
   他差点没忍住吐了出来,想起旁边的人又下意识地憋了回去。

   宿醉?大概还是宿醉。
   还有些微酒气不愿散去,顽固地扒在发皱的枕头上,哦,脖子上也还留着些,黏在青紫的醴艳痕迹上面。

   实际上他不喜欢喝酒,更不擅长。

   很久以前——他总是忘了是多久以前——有个人说过,不能喝酒,酒有毒,喝多会死。但事实上他没体验过喝酒喝到死,他只觉得自己早就陷在了一个大酒缸里,周身都是沉溺迷人却窒息的黏稠液体。

   手脚都酸痛得厉害,被桎梏着,伸展不开。
   他试着在不弄醒男人的前提下挪开手脚。
   他知道这个男人有严重的起床气。

   男人算是常客了,每个周六都会来,来的时候脸都黑得厉害,一身子的低气压。男人每次来都会让他陪着喝酒,喝到凌晨,然后做到早上。

   男人做起来就不容易停下,次次都会把他折腾到腰背酸痛嗓子发哑。昨天晚上尤其过分,比以前都要猛烈。男人冲撞的第一下,他就没管住自己的喉咙,撕裂却撩人的呻吟拖着还没逃脱的酒气跑了出来。
   分针拉着他的呻吟喘息跑了好几圈,咔哒咔哒,活像他的死亡倒计时。

   他轻手轻脚地起来,在散落一地的凌乱衣物里搜索着一件还能穿的。他的衬衫昨晚就报废了,扣子剩下不到两颗。至于裤子——太不堪,他懒得理。
   他最终穿上了男人的衬衫,有点长,却也只能勉强遮住臀部,大腿上的痕迹一点也掩不住。

   拉开窗帘,明晃晃的光线窜进来,他眯眯眼,花了两秒钟来适应。

   手里空空的,蛮不自在。想抽烟,手伸进衣服下摆,摸到光溜溜的一片。

   裤子都没有,哪来的烟。

   手想收回来,却被人死死按住了。

   男人已经立在身后,未着寸缕。抵在臀部的物体大概是刚刚苏醒,带着温热。
   他转身,嘴角和眉梢扬起的弧度都刚刚好。亲吻的动作熟稔得很,这次难得的换了以往的温柔攻势,吻上去的时候气息都带着急切。

   都说晨起的男人经不住撩拨,正午的时候也没有什么不同,都是一样的男人,一样的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他暗笑,意识过来好像连着自己一起骂了。

   引着男人的手揽住自己,一步一步移到床边,然后拉着他倒下去,压在几个小时前就已经皱巴巴的白衬衫上。

   「现在可以吗。」

   男人给出的明显是个陈述句,低沉嗓音裹着浓烈酒气悉数洒在他颈脖间。

   哪容得他拒绝,腿还没完全张开男人就顶了进来,冲撞来得突然且猛烈,他自然经受不住,因沙哑而意外撩人的呻吟自然而然地蹦了出来。
   他揽上男人的脖子。

   「收费加倍。」

   太阳滑进缝隙,吝啬得一滴光都没留下。

—END—

评论

热度(16)

©荒芜之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