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芜之地

最近推韩张。
三次事务繁忙,缓更,致歉。

【JG】【福切】悲惨世界 CH01

【JG】【福切】

◎名著系列Ⅰ  借名非借梗
◎勉强算是黑手党paro
◎考据无力  欢迎捉虫
◎期待你的评论
◎祝,阅读愉快


   两辆迈巴赫在黑幕里穿行,就像划过云层的闪电。已经持续了三个小时的大雨还没有要停下的意思,柏油路上积起了小半指深的水流,轮胎在急速转弯下甩起半个弧度的小型浪花。厚重橡胶扣住地表的声响连同水流激荡的的杂音在漆黑的夜晚撕开一个不小的裂缝,接着是快被冰冷雨水浇灭的车前灯显露出来。

   小田切刚刚猛打方向盘来了个急转弯,半个身子也跟着车尾甩出半截。腹部的伤口在重量的挤压下再次裂开,温热血液汩汩冒出,侵蚀着洁白的劣质纱布。他压低了眉,腾出一只手捂住腰腹的伤口。

   震耳的爆炸声掩盖了闪电尾端的轰鸣,小田切从残缺不全的后视镜里瞥到了尾随他近一个小时的同款黑皮车爆裂后扬起的碎片,耀眼的火光照亮了他下巴延至脖颈上流淌的汗珠。

   对方显然已经在这场追逐里成了输家,不过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小田切也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推测对方留有后手的几率有多大,目前他要做的是尽快处理伤口——血已经浸透了男人的半边西装,粘稠的液体融进优质黑色面料给人带来莫名的恶心感。
   临时选的车上没有医疗箱,收纳盒里的纱布也只剩不到半米。

   小田切松了油门,放缓速度开始在脑子里拼凑这片区域的住宅分布。没记错的话——他该庆幸高烧还没有完全吞掉他思考的能力——直走然后左转就有一片住宅区,去年在这边和某个接头人有过会面。似乎是不久前新建了别墅区……不过半年,入住的人肯定不超过五成。
   人少,怎么看都是个优点,满身血地在人面前转悠那是招摇过市,扔在谁头上都不是一件值得夸赞的事情。
五分钟之后,车子驶入了街道。

   小田切意识已经开始模糊,油门踩得有惊无险,幸运地没有撞上别人庭院前爬着花茎的白色栅栏。他在街角最后一家住户前下了车,皮鞋尖沾了地上浑浊的泥水。体力像是顺着撕裂的伤口溢了出来,酸软的大腿都快要支撑不住虚晃的身子。
   一脚踩下去,溅起的水渍打湿裤管。
   雨水洗刷他全身,和体力透支一并缠上他的还有上次任务后遗留下的重感冒而引起的高烧。小田切看不清眼前的东西,当然也不清楚自己走到了哪里,他只能手指扣着身侧的栅栏一步步地往前挪。身体内部热得发烫,手脚却都是冰冷的,心脏和脑袋都沉重得要死,前者突突直跳,后者像要炸开。

   整个世界化为一片虚无之境,所见之物都被雨水洗去了原本的颜色,剩下死亡般的灰暗。小田切觉得自己漂浮在云端,脚踝却被锁链桎梏。他被拖着下坠,晦暗的云层在他眼前急速闪过,中间还晃过了脏乱的酒吧后巷和死亡的猫的尸体。
   坠入无尽黑暗的最后,他看见有个男人打开了一扇门。


   雨后的街道干干净净,只有几处低陷的砖块还留着未消散的水迹模模糊糊照映着蔚蓝天幕。庭院的草地蓄了雨,就连百灵鸟落上去都能挤出几滴浸了泥土味道的雨水来,被打落的花瓣刚被男人收拾掉,带刺的花枝顶端只剩几簇零星的花蕊。

   雨后多是适合出游的清朗晴天,陆陆续续有人锁了门携伴驾车出行。汽车喇叭响了两声,留下几团黑烟便摇着屁股转弯消失在柏油路弯道。

   小田切是被车子启动的噪音吵醒的。
   脑袋还有点晕乎,上午的阳光是暖的,照在身上懒洋洋的倒也让人放松不少。他刚屈手撑着身子坐起来,门被推开了,吱呀吱呀地响。
   穿着服帖纯色衬衫的男人走了过来,手上端的是果酱吐司和牛奶。男人有着颇为熟悉的五官,眼眸漆黑深邃,只是耷拉着眼角,看起来像没睡醒。墨黑短发干净利落,刘海整齐地梳向一边,遮住了半边鬓角。

   大概也是个东方人。
   “早。”男人开口,吐出熟稔流利的日语。
   果然啊………

   小田切挺直脊背:“早上好。”

   伤口明显被处理过,洁白纱布牢牢缚在腰腹间,身子看来也被清洗过了,连指甲缝里的泥沙都挑得干干净净。
   小田切没有忘记昏迷前的事情,自己的落魄模样映在水的画面还清晰可见。至于后来的事……大概是被这个男人搭救了吧,自己应该是摸到了他家门口,所以被救了下来。
   
   小田切还陷在记忆断片里,男人见他脸色沉重,以为又是高烧袭上来,往前走了两步单手撑在床沿俯下身子伸手去探对方额头的温度。阴影覆上来的时候小田切就拨回了思绪,在男人手掌触及自己前下意识挥手拍了过去。
   啪的一声响,小田切抬头,视线对上男人的眼睛。静默了几秒后,他才意识到做了什么,移开视线阖眼低头。

   “抱歉……”小田切说。

   男人望着被挡开的手掌愣了愣,随即直起身子退后两步。

    “没,是我冒犯在先。”男人顿了顿:“我以为你又发烧了。”
   他把瓷盘和杯子推到靠近小田切这边的桌沿,又转身走向衣柜:“你醒得正是时候,先吃早餐吧——虽然简单了点儿。”

   “……谢谢。”

    男人上身探进衣柜从里面扯了两件衬衫和一条长裤,放到床尾压了压,把原本的几条褶皱碾平。
   
   “我的尺码对你来说可能会有点大,不过还是先将就着穿穿吧。”

   小田切有点受宠若惊,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点点头道了谢。他看男人又陷入沉默,放下腕上的袖口似是准备离开了。端过牛奶刚抿了两口,男人突然折了回来。

   “名字。”

   “……?”小田切闻声抬头,脸上是疑惑的神色,大概是没听清对方到底说了什么。他望着男人,唇边沾了半圈牛奶渍。

   “你的名字。”

   “啊这个,我叫小田切。”
   “我是福本。”

   

   


   现在已经是小田切醒来的第三天。
   暖和却不灼热的阳光温度恰好,零零散散的光线越过落地窗洒到木纹地板上,光脚踩上去痒酥酥的,暖烘烘的气流从脚底爬上指尖。偶尔会听到孩童的声音,内容无非关于下午的游戏和晚上的礼物,虽然破碎却也带着足够的活力。院子里的花又开了一批,花香总能找到缝从外面钻进来,浓郁的香味让小田切苦恼了一阵,灌下整整两杯水后才缓了过来。

   他在门口换了鞋,推开门果不其然看见繁密枝叶里福本半隐半现的身影。福本正在修剪那些冒出来的多余的嫩叶,动作慢条斯理如同中世纪画家摁下笔尖在纸面抹上醴艳颜料。脸上仍是一成不变的平淡表情,眉眼间是波澜不惊的湖泊,只有在太阳的橙黄光线晃过时才会被挑起细碎零散的色块。

   尽管小田切已经把脚步放得足够轻,福本还是察觉到了他的靠近。

   “在忙吗?”
   “嗯,等叶子老了再修就不好了。”他微微颔首,算是打了招呼,“今天感觉怎么样?”

   “好很多,下周应该就能拆了。”毕竟是训练过的体质,恢复的能力比起常人自然是要强得多。

   “那就好。过后几天都不会下雨了,天气应该不错,可以出来走走多晒晒太阳。”

小田切应了声,也从地上的工具箱里拿了剪刀,站起来对准枝条根部咔嚓剪下去。

   
   

  —TBC—

   

评论(6)

热度(31)

©荒芜之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