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芜之地

最近推韩张。
三次事务繁忙,缓更,致歉。

【韩张】梧桐林 Chapter04

◎私设注意

◎韩张only

◎BUG有

◎缓更致歉

◎祝,阅读愉快



“平常不见你抽烟。”

是张新杰的声音。

张新杰睡得不沉,刚才那会儿晕得厉害,现在却看不出什么醉酒的样子,与平常并无而二异。韩文清扭过头就看见他了,往边上挪了挪给他腾出点儿位置。

张新杰步伐稳健地走到他边上,学着他两臂搭上阳台的护栏。

“我不怎么喜欢抽烟,偶尔抽抽。”说是偶尔,实际上韩文清上次抽烟是在半年前了。虽然大晚上的光线不好,但是韩文清还是在微弱的客厅透出的灯光下注意到张新杰皱了皱眉,他从来没见过张新杰抽烟,猜测对方应该有些接受不了,于是也没吭声,把烟送进嘴里吸了最后一口后便将带着橙黄火星的烟头揿灭在阳台边储物架上的烟灰缸里。

“我其实不在意的,没必要……”

“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嗯。”

城里有禁鞭令,韩文清家虽然不在市中心,但好歹也不是什么萧索冷清的城郊,自然也在禁鞭范围内。张新杰还没在这边跨过年,不懂这边的规矩,况且对他来说过年放烟花爆竹也只是个形式走个过场,就跟新年晚会一样。

所以当一颗橙色烟火爆炸在漆黑天空时韩文清和张新杰都有些意外。

橙黄色火束从远处的楼栋里升起,好几次隐匿在楼层之中又好几次在楼与楼间的缝隙里出现。像颗倒行的流星冉冉升起,最后在空中爆裂,从最初的球型变成拥有无数分支的蒲公英一般的形态,零散细碎的火花迸溅而出,散落在周遭。那颗球分崩离析,它体内蹦出的小家伙们在夜幕停留了短短十几秒便又开始下坠,跌进灯光未熄的楼宇之中。

夜晚的第一束烟花总是最惊艳,在它之后,第二束第三束争相出现,上升,停留,爆炸,坠落。目前的一切重复而有序。

“……没想到这边还能看到烟花。”张新杰仰头看了好一会儿天上逐渐多起来的烟花,脖子有点酸,等一波小高潮之后才回过神来。他抬手抚上脖子,施力压了压缓解颈椎的酸软。

“你那边没有?”

“不经常看见,大概是我没怎么注意,以往这时候我都睡了。”

韩文清不用看手表,也能从客厅电视里传出来的声音猜出来现在已经接近十二点,熟悉不过的晚会主持人们用或高或低的声音从过去说到现在,最后等一个十秒倒计时,男女老少的呼喊被揉在一起充斥左右声道。等数字从十到一一个一个数过停在最后换来一声新年快乐,隆重喜庆的歌声照例响起,各种欢呼和歌唱都被巨大密集的烟花爆竹爆炸声淹没,只留下模糊不清的字句。

韩文清兜里的手机从十几分钟前就开始频繁响动,现在更是响得厉害。不外乎是各个群里的新年道贺,职业群战队群公会群,都有几个闲不下来的人热衷于在这种时候活跃气氛。

他被吵得烦躁,干脆摸出来关了机,顺手就把手机丢在了阳台边展示架的杂物盒里。

明明只是几秒钟而已,但是当秒针越过钟表的正上方,手机上的日期从十二回到一,就好像什么都是崭新的。就像是跨过一个巨大的坎,又像是翻过一堵高大的墙,紧紧相连的两天被硬生生掰成两半,一半丢给去年,一半留给今天。

或许什么都有个明确的分界点,嘉世当初创造的三连冠王朝被霸图截断,之后的奖杯在蓝雨、微草以及轮回等各大战队之间兜兜转转。四赛季的霸图就像是刚响起的新年钟声,它成了一把剑,斩断嘉世的连冠,把荣耀联赛切为界线分明的两个部分。

韩文清侧过头看张新杰,后者明显还是受到了跨年热烈气氛的感染,视线还停留在远处那些五颜六色的烟花上。烟花绽开后迸发出五颜六色的光,齐齐映照在张新杰平滑洁净的镜片上,从韩文清的角度看过去,张新杰的眼睛就是另一个夜空,形形色色的焰火全开在他瞳孔里。

那种无法言明的感情再次涌上来,从韩文清的心脏往四处扩散,随着涌动的血液流至脚底,抵达手掌,淹没四肢百骸。他突然回忆起第四赛季决赛时,屏幕上终于闪现出巨大熟悉的荣耀字样,上一秒还凝神屏气的观众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他取了耳机瘫进座椅里,差点被疯狂的叫喊声淹没。偌大的场馆里大多是霸图的粉丝,他们看见韩文清带着众人走到台上,在舞台中间一字排开。

台上的每个人都穿着粉丝们再熟悉不过的黑红队服,队伍正中间的韩文清扫视一圈,看见霸图的粉丝们激动地与身旁的人击掌、拥抱。冯主席把奖杯递到季冷手上,季冷再把沉甸甸的奖杯传给身边的张新杰。那时候张新杰才刚刚成年,他看似冷静地接过,内心却不知刮过大多的风。韩文清和张新杰两人举起刻着霸图名称的奖杯,霸图一行人簇拥在他们身边。

粉丝们的情绪抵至最高潮,他们近乎疯狂地叫喊。场馆充斥着他们的激动与喜悦,他们的声音里全是不加抑制不加掩饰的直白情绪。

韩文清站在中间,右手举着属于霸图的荣耀,指尖都有些颤抖。他的手和张新杰的手相触,仅仅是肌肤相碰,他们也能感知此时对方血管里流动的兴奋。

霸图队长侧过头去看这个护了整个战队一个赛季的牧师——他的副队长——平日里冷静严肃的人,此刻脸颊眼角却都是掩不住的红色。

韩文清听见粉丝们在拼了命地叫喊,听见他们喊自己,喊张新杰。

他们在喊,霸图,韩文清,张新杰。

记忆里热烈的欢呼声和跨年响起的欢呼声鞭炮声杂糅在一起,韩文清竟觉得有些恍惚,分不清周遭那直刺云霄的声响到底是来自遥远的第四赛季还是无限放空的现在。直到他听到张新杰的声音,嗓音偏沉,冷冷的调子,却又字字句句都裹着真切的热度——就像他们站在领奖台上时他侧过身子叫韩文清那样,眼睛里有光流转。

“队长,我们赢了。”

“队长,新年快乐。”

张新杰这么说,张嘴带着几团白茫茫的雾气。

“嗯,新年快乐。”

张佳乐宋奇英他们的消息基本都掐着点发到了韩文清和张新杰手机上,群发的新年快乐,几分钟后才有自个儿写的几个句子发过来。张新杰都逐一翻开仔仔细细看了,稍加思索后也都回了几句。

结果收到张新杰新年祝贺短信的张佳乐在活跃度最高的那个荣耀职业选手群闹腾起来了,内容无非是吐槽全联盟最准时作息最规律的张新杰竟然过了零点还没睡觉,实在是十年难得一见,怕是天下奇闻。

说肯定是说得夸张,不过职业选手间谁还开不起玩笑了?比赛场上剑拔弩张争锋相对,赛场下还不都是群二十来岁的家伙打打闹闹。跨年的点,不少人都还在线打打嘴炮——也大多是爱闹腾的人,例如黄少天卢瀚文方锐他们。像韩文清和张新杰,平日里都不怎么在群里出现,张佳乐突然挑起关于张新杰的话题,其他人也乐得凑凑热闹。

白言飞几人看张佳乐发到群里的消息,于是也把自己收到的短信截了个图发到群里,加入讨论大军。

张新杰趴在阳台栏杆上翻了会儿群消息,安安静静窥屏。他以往没在这种时候看过杂七杂八的群消息,在他的作息里,每天晚上都是有半个小时上网浏览消息的时间,不过多数时候他都只是瞄各个群一眼看看有没有什么重要的全体消息,剩下的时候用来和喻文州肖时钦他们聊聊天,或者回复一些粉丝的留言。

职业选手们手速快反应快,脑子回路也和常人不太相同,张新杰看着群里的话题从自己没按点睡觉到联盟里大神们的怪癖,再到世邀赛个人的趣事、年夜饭吃的什么、家乡的习俗等等。

“小卢今年红包拿了多少啊?收了红包再怎么也得请我吃顿饭吧地方我都想好了!就在离俱乐部不远的那家新开的去吃酸菜鱼怎么样?”

“我哪里还有红包拿,我都快成年了啊黄少!”

“欸也是哦……”

卢瀚文和黄少天的对话框很快被刷了下去,快速冒起来的的对话框蓝蓝绿绿,有微草的也有兴欣的,有在场上打了七八年的前辈,也有刚走上赛场的新人。

不管是邱非、宋奇英,还是卢瀚文高英杰,都已经是在群里待了好几年的人了。

看他们聊了十来分钟,张新杰也觉得没劲,关了QQ页面跟韩文清打了个招呼就去洗漱,进浴室之前给自己爸妈送去了新年问好。

张新杰的父亲在零点之后半个小时发了短信过来,简短几句嘘寒问暖和自称迟到的新年快乐。此时张新杰已经收拾得差不多正打算脱衣服躺床上,他没再回些什么,关了手机只想睡觉。

张新杰取下眼镜放到一边床头柜上,扯了扯被子就躺下了。他少有熬夜,撑到现在也算不容易,闭上眼睛只想快点睡过去。模模糊糊有了些睡着的意思,隔壁却传来他无法忽略的窸窣声响。声音不大,在安静的屋子里却格外明显。

敲打键盘的声音。

是韩文清。

声音不大,也不流畅,断断续续,长短不一。

——————TBC——————

评论(5)

热度(22)

©荒芜之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