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芜之地

最近推韩张。
三次事务繁忙,缓更,致歉。

【韩张】梧桐林 Chapter03

这几章都走日常,后面会回归正轨的(大概)。

————————————————————————————

◎私设注意

◎韩张only

◎BUG有

◎缓更致歉

◎祝,阅读愉快

“张佳乐说是什么时候过来?”

韩文清刚起床,迷迷糊糊脑子还不太清醒,脑袋里还残留着昨晚做的梦——张佳乐来他家大闹了三百个回合,喝醉酒的张新杰跟着张佳乐摔瓶子扔枕头顺便高唱红星闪闪,歌声穿破楼层就差把他家屋顶掀了。这个梦实在过于残暴,韩文清醒来就不想再回想第二次,经过厨房看到张新杰就忍不住问了句。

“队长早。张佳乐前辈昨天说他也还不确定,看情况吧,不过能确定的是年后才过来。”张新杰把锅盖揭开,用勺子搅了搅锅里的稀饭。

他不怎么擅长做这些,煮个稀饭还专门去查了料理网站,但是网上对这个说得太笼统,添水加热的操作说明看起来再简单不过,实际操作时张新杰就纠结起水和米的比例搭配甚至火候大小了。他把筷子插进去,筷子还能直挺挺立着不倒,怕是太浓了,于是又往里面加了点水。

“队长是有什么安排吗?”

“不,我就是问问。”

总不能说是担心张佳乐到自己家发疯吧。不过梦终究是梦,韩文清还是不确定张佳乐能闹腾到那种程度——起码张新杰绝对不会像梦里那么放得开就是了。

韩文清趿拉着拖鞋到洗手间洗漱,洗完脸才意识到家里太安静了些,往常这个点爸妈都已经起了才对……等他回到客厅,看到张新杰正把煮好的稀饭盛出来,餐厅桌上还摆着两人份的油条和四个包子。

“他们什么时候走的?”韩文清拉开椅子坐到餐桌一边。

“走了一个多小时了,说是去医院。”

听到医院两个字韩文清紧张了下,他经常不在家,他这个性子又不愿意和父母有什么频繁的联系,也就节假日的几句问候和偶尔的打电话报平安。他原来一直都觉得父亲母亲都是硬朗健康的人,不过这都是很久之前的形象了。韩文清最犟的那段时间父母也都是最强硬的时候,年轻时韩文清就觉得他爸妈是他所知道的最有能耐的人。然而现在父母都已经是已经五十多岁的人了,韩文清对他们身体情况的认知还停留在年轻时那个阶段,单纯地觉得他们是不会倒下的。

张新杰盛完稀饭注意到韩文清神色不太对劲,想到刚才的话可能让队长误会了,连忙解释道:“伯父伯母是去看住院的朋友了,两位老人都没什么事,队长别担心。”

韩文清没说话,自顾自地嚼起油条来,张新杰坐在对面也没再说什么,拿起勺子往碗里加白糖。

今天天气好,早上八九点的温度不冷不热,太阳刚从对面楼与楼之间的缝隙钻出来,温暖的橙黄色光芒倾泻而出,溢满人群熙攘的街道,再慢悠悠透过窗户爬上韩文清家的地板。

韩文清吃得心不在焉。
身为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事业上算是稍有成就,但他还没结婚没孩子,情感经历几乎为零。他知道他要的不是什么爱情,这种东西对他来说似乎没有什么吸引力,他现在只是思考着——他缺一个稳定的家庭。

韩文清父母很久没有催他相亲了,以前不是没催过,只是一次次的韩文清都是拒绝,偶尔几次韩文清招架不住答应了,双方见了面也是不欢而散。久而久之韩家两位家长就不再强求,他们还不知道自己儿子什么脾气?那可是个自己不愿意其他人怎么强求都不会答应的顽固家伙。

“新杰,你父母有催过你结婚吗?”韩文清想了想还是问出了口。

张新杰没反应过来自家队长怎么突然问这个,咽下一口油条愣了会儿才回答:“没有,他们不太管我这些……与其说是不管,不如说是他们知道我有相应的安排,不会干涉我的计划而已。”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是个无理的问题,韩文清也这么觉得,但就是下意识说出了口。

结婚生子队对于常人来说本该是个愉快的话题,在韩文清这里却相当让人烦躁。对他来说,结婚生子就是选择生活,而另一边就是荣耀。这么说好像有些强词夺理,可是在他眼里就是这样。他不可能像轮回的方明华那样一只手操纵鼠标另一只手打理生活。

韩文清盯着张新杰,后者明显正在犹豫,没敢对上他的视线。他了解张新杰,知道他肯定也是和自己一样,退役后才会着手这些事情。所以他才觉得这个问题相当无理,它不仅仅是私生活相关,更像是明目张胆地质问对方什么时候离开战队。

两个人还在僵持着,门口传来开锁的声音,隔着门还能听到韩妈妈对韩爸太懒不愿去超市逛一圈的埋怨。

韩文清放下手里的筷子准备去接应一下,经过张新杰身边的时候被他拉住了衣角。

“?”

“韩队,”张新杰说得诚挚恳切,眼镜后面的瞳孔染进了清晨阳光的橙黄光芒,他这次没躲避,视线稳稳落在韩文清脸上,“我不会离开的。”

不会离开。
不会离开霸图,不会扔下荣耀。
就像那天韩文清问他,“要是我退役了,你会怎么办?”

他的回答是那句早就嚼烂了的话,电脑屏幕的亮光跑进他的眼睛,蓝色澄亮的光在他眼里跳跃。

“我会带着霸图,一如既往。”

Q市过年也没什么特别的习俗,在张新杰眼里各个地方过年的流程都大同小异,原本那些富有地方气息的习俗礼节现在早就不剩多少。

年夜饭在各地基本都是必不可少的,在韩文清家里也一样。张新杰傍晚时候就跟着韩妈妈在厨房忙前忙后,他其实也不擅长做饭,但择菜切菜这些活儿倒是干得顺手得很。韩文清才是真的对这些事情一窍不通,只能跟韩爸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电视里迎春庆喜的综艺节目。

八点整张新杰端上最后一盘菜,所谓的年夜饭正式开始。背景音是热闹欢腾的春节联欢晚会,桌上规规矩矩摆了八九道菜——当然,其中一半都是海鲜。以前韩家一家三口吃年夜饭吃得安安静静,除了爱唠叨的韩妈妈,剩下那两爷子都不是侃天侃地的性格,一顿饭吃得沉默诡异就不算奇怪了。韩爸其实也想多和儿子交流交流,无奈自己着实不是个健谈的人,好多话涌上喉咙也吐不出来。

可今年不一样,今年家里来了个张新杰。

于是不管韩爸还是韩妈妈,像吐苦水似的,把以前问了的没问的都一一吐出来,跟儿子的副队扯天扯地扯人生。韩爸喝酒,连着干了几杯,脸上红了一片。喝醉酒话唠的属性就暴露了,揪着张新杰问这儿问那儿。

“韩文清这家伙在战队有多凶?我看有些报道边栏说他还骂过你们老板?”

“是的……战队的人都知道队长的脾气,所以老板也不太在意的。”

“小张我问你啊,你说我儿子他怎么就这么犟呢!这家伙,我的话他都顶!”

“嗯……是的………”

韩爸甚至抖了一大堆韩文清年轻时候和儿童时期诸如吓哭小朋友被罚站一类的丑事出来,搞得韩文清在一旁黑着脸扒饭,基本不怎么吭声。

作为一个职业选手,远离酒精是无可非议的。韩文清和张新杰都知晓这一点,但是总有例外——例如现在,热闹的过年气氛,再加上喝醉了酒满嘴开花的韩爸和一旁加油凑热闹的韩妈妈,即使是张新杰,也不得不接受韩爸递过来的一杯酒。

等一杯酒咕噜咕噜下肚,张新杰也迷糊了。韩文清以前都不晓得自家副队还是个一杯倒,不过是一杯冒泡的啤酒也能把人喝醉了。

张新杰的醉酒和韩爸的完全相反,甚至可以说是两个极端。韩文清他爸喝醉了就话多,恨不得把八辈子的话都唠出来,堪称天下第二个黄少天。张新杰就完全不一样了,喝醉了酒就是脸颊泛点红,不说话,纯粹一个闷葫芦,再等个几分钟,身子就摇摇晃晃稳不住了。

要不是韩文清在旁边扶着,张新杰还真说不准会不会一脑袋砸面前碗里去。

年夜饭本身就不是只为了吃个饭,更是为了一家人团圆的氛围,所以撑不下去的张新杰被韩文清拉下了饭桌。韩文清直接把张新杰塞到床上,给他拉好了被子让他好好躺会儿。吃饭不是要紧事,饭吃了晚会看了嗑也唠了,基本也就走完了流程。不过韩家有个习惯,就是不管什么情况下都得把联欢晚会看完,尤其是两位家长,觉得联欢晚会跨年倒数和难忘今宵是过年的必备,没有的话都不算个正经跨年的。

十点多的时候所有人都下了餐桌,韩爸依旧还在酒精的控制下,坐在沙发上跟着电视哼起了曲子,韩妈妈坐在一边也跟着哼。

韩文清一个人趴在阳台护栏上点了支烟,氤氲烟雾还没来得及聚拢就被夜晚凉凉的风扯得七零八落。

————————TBC————————

评论(4)

热度(26)

©荒芜之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