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芜之地

最近推韩张。
三次事务繁忙,缓更,致歉。

【韩张】梧桐林 Chapter01

◎私设注意

◎韩张only

◎BUG有

◎缓更致歉

◎祝,阅读愉快

“没关系……好,再见。”

张新杰挂了电话再次走进训练室,他把手机放到电脑旁边,拉开椅子在挨着韩文清的位置坐下。韩文清刚结束一组日常练习,电脑上荣耀刚刚退出,露出霸图标志的背景。

现在已经是临近年关,队里的人基本都已经回了家,韩文清习惯了比别人在这里多待几天再走。张新杰以往这时间已经走了,今年倒是意外,目前还没有收拾东西回家的准备。

“打算什么时候回去?我明天要走了。”

韩文清问他,之前没刻意问过为什么今年留得这么晚,张新杰是个有分寸的人,这些事情不是他韩文清该担心的。

“大概不会回去过年了,我爸他们年后才回来,我一个人回去也没必要。”张新杰点开之前最小化的报表,手指在键盘在灵活跳跃,键盘哒哒地响。

他刚接到父母打来的电话,那两个人在外面出差,说是年后接近元宵的日子才回得了家。电话里父亲的声音还如同往常一样,沉稳如山,张新杰早就习惯了的,也听得出平静嗓音里带着的歉意。他也理解,并不会抱怨,反而是自己,进入战队这几年下来,在家里和父亲母亲相处的时间实在不多。

韩文清关掉电脑,看了一眼张新杰:“不回去?你就待在这儿吗?”他捞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穿上。

“也不是不行,我跟老板说一下,应该可以住几天。”张新杰抬头回答他,训练室没开大灯,他的脸笼罩在模糊昏暗的灯光里。

报表差不多也制作完毕,张新杰保存好数据,熟练地关了电脑。屏幕淡蓝色的光逐渐隐去,主机发出一阵微小的声响后便停止运转。韩文清已经走到门口,半个身子倚在门边等张新杰出来。

“你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如回去。”

张新杰没回答,出来的时候抬手摁下墙上的开关,灯熄灭时带着呲啦一声响。他反手带上训练室的门,跟在韩文清身后。

韩文清和张新杰两个人穿过走廊走下楼梯,一路上话不多,已经在一起相处了八九年的两个人也没什么多余的话可讲。有关霸图,有关荣耀,有关比赛的大大小小都已经嚼过太多遍,而关于对方的身体情况或是家庭琐事,便是点到即止的话题了。

虽然已经时值年底,今年的Q市倒也不怎么冷。

他们到达楼下,夜晚的风扑面而来。张新杰把被风吹乱的刘海拨到耳后,脑内思考着明天的计划。留在Q市不回家显然在他意料之外,不过也没有过多需要担心的。他向来严谨缜密,只做在自己掌控之中的事。不是没有胆量去做,仅仅是想要把失误降到最低,以求最大的成功率。

然而即使是这样的张新杰,也在韩文清邀请他到自己家过年的时候乱了阵脚。

与其说是邀请,倒不如说是征求张新杰的意见。那时两个人从训练室出来准备回宿舍休息时韩文清面无表情地问张新杰要不要跟他一起回家过年,说内心毫无波动是假的,张新杰当时愣了几秒消化韩文清这个问题,最后还是接受了。因为没有什么可顾虑的,既然韩文清问了,那他那边就应该没有什么问题,至于张新杰这边——留在霸图和留在韩文清家似乎没有太大的差别。

张新杰早上稍微收拾了行李就坐上了韩文清的车,他坐在副驾驶位置,醒着就和韩文清聊两句。韩文清话少,张新杰也不是话痨,漫漫车程中两个人偶尔会聊一聊各个战队的近况亦或是沿途的风景,除此似乎再无多余的话题。
韩文清开车技术娴熟,但长时间的驾驶还是会消磨精力,张新杰自然能看出来,所以也不会再多聊些什么。

于是多余的时间他便靠在座椅上打盹,事实上也没怎么睡着,这本就不是该入眠的点,他想睡也难。不过摇晃的车厢总能让人产生睡觉的欲望,张新杰迷迷糊糊地也有些睡着的意思。恍惚中侧过头看到专注前方的韩文清。张新杰这个方向望过去只能看到韩文清的侧脸,熟悉的面庞随着车厢的摇晃也变得模糊不堪。

张新杰想起些零散的画面来,大概是关于韩文清关于霸图的,具体是什么早已记不清了,就像是单纯地回忆起些生活琐碎,醒来的时候早已忘掉了。

韩文清在一个小区前停了车,朝张新杰抬抬下巴示意可以下车了。

张新杰跟着韩文清进了小区。小区不算大,也没在什么繁华地段,楼下有个不小的幼儿园,隔得不远就是火车站。韩文清父母住在二十楼,标准的三室两厅。电梯叮咚一声响,俩人到达目的地。老人早知道自家儿子今天回家,热乎乎香喷喷的饭菜已经上了桌,只等人回来动筷。

“爸,我回来了。”

韩文清其实带了钥匙,但还是习惯敲门。猫眼中人影晃过,接着门就打开了,韩爸站在门口。

韩爸和韩文清一样生得高大结实,眉目也相似得很,能一眼就看得出是亲爸。

“快进来吧,小张也进来。刚好开饭。”韩妈妈已经摆好了碗筷,招呼着韩张俩人进屋。

“伯父伯母好。”

“我洗个脸,你们先吃。”韩文清说完便进了洗手间。

昨晚他就给家里人打了电话,说会把副队带回来,提醒爸妈多准备些饭菜。作为韩文清的父亲母亲他们当然知晓张新杰的存在,甚至往日里韩妈妈还给韩文清上过课,教导他多带些战友回来坐坐。

这次也算得上是遂了他们的意,把副队长带回来了。

韩文清也早就叮嘱过张新杰不用带什么礼品给自己爸妈,他们不习惯这些,相处也不用拘束,放松点就行。

“谢谢……”张新杰接过韩爸递过来的水简单道了谢,在餐桌一侧坐了下来。

“不用拘束,当成自己家就行。”韩妈妈给他盛了碗饭。

“好的。”张新杰端坐在餐桌前,视线在刚出来的韩文清身上停留了两秒,“这段时间要麻烦你们了。”

韩文清坐到他旁边,面无表情地开口:“就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吃饭吧。”

吃完饭之后张新杰跟着韩文清进了最边上的那间卧室,房间已经粗略地收拾过了,简洁干净倒也符合张新杰的风格。床是标准的单人床,床头边是成套的檀木柜,靠墙立着原木质的书架,零散堆着几本厚砖头和杂志。

“这段时间你就睡这间。”

“嗯。后面会有亲戚什么的来吗?”

“你不用担心这个,有人来了我爸会安排他们出去住。”

张新杰很快把自己的物品安排妥当,韩文清比他快些,收拾好自己的便坐在客厅和韩爸聊天了。张新杰在卧室打开了笔记本电脑,如同往常一样观看其他战队的比赛视频。只不过相比以往,他打开电脑的时间晚了将近二十分钟。一切好像没有什么不一样,张新杰心底也清楚在韩文清家里自然不可能完全像在战队那样事事都在自己的规划之中,又是在过年期间,安排本就和原来有所差异。

“晚上带小张出去转转,人来我们这儿,你就是东家,可别怠慢了。”韩妈妈这几天忙,毕竟临近新年,家里大大小小零零散散的事情堆了一大堆,她又不放心交给韩爸和韩文清做,什么事都要亲力亲为。

韩文清点点头算是答应,等韩妈妈离开客厅便又和韩爸交谈起来。至于谈些什么,无非是些常事,内容宽泛。比如今年比赛状态如何,去H市比赛时有没有什么新鲜事,又或者韩文清二叔的儿子两个星期前当了父亲韩文清打算什么时候成家云云。

强硬如韩文清,面对父亲时却也如同再普通不过的儿子一样,聊些细碎家常,纠结于成家立业。

“你想好什么时候回家了吗?”韩爸点了根烟,慢条斯理地问韩文清。

韩文清当然知晓父亲指的是什么,他坐在沙发一边,双手搭在膝盖上保持缄默。

这个问题从三年前开始每年都会从父亲嘴里蹦出来,上两次韩文清回答得干脆彻底,说他还没准备停下。还不能停下,韩文清认死理,说好听点儿是坚持,说难听点儿是固执。年轻时可以说是经常和韩爸合不来,两个人都是顽固的性子,争起来谁也不让谁。但时间终归过了这么久,父亲渐渐老去,而韩文清越来越成熟。两个人过了针锋相对的时期,终于像是回到了父子正常的轨道。

曾经韩爸反对韩文清陷在莫名其妙的网络游戏里,难听的话也骂了些,拳头也出现过,后来等韩文清真正在游戏里混出个样子,韩爸态度才缓了下来。成长起来的韩文清懂得父亲的顾虑,也知道年轻的自己的确不守规矩,时间沉淀让他明白了父亲的心思,也让他们能够敞开心扉地相处。

现在,韩文清坐在沙发上,旁边是夹着烟的父亲。他现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甚至连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都给不出来。

“你犹豫了。”韩爸将手中的烟揿灭在茶几上的烟灰缸中,“为什么?因为今年冠军到手了?”

“不是。”韩文清答得干脆。

在兴欣夺冠之后的十一赛季,霸图一路往前,最后在总决赛击败轮回,登上了冠军的位置。赛后除了各路媒体的祝贺之外,有关霸图老将究竟何时退役问题的热度也不减反增。韩文清、张佳乐都是粉丝们谈论的中心。不少专刊洋洋洒洒写了几篇专题,都说张佳乐夺冠心愿已了,怕是不会再留在战队。至于霸图队长韩文清,即使从联盟开赛至今十余年,从未说过要退役的话,但比赛状态下滑无可非议,再留在战队,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不要勉强。”韩爸看着韩文清,没再多说什么。

“我向来都不会勉强。”

“韩队。”

韩文清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张新杰叫他。

“什么事?”

张新杰从房间探出半个身子,看到沙发上韩文清父子两人,“打扰你们的谈话了。”

韩文清知道张新杰不会平白无故叫他,现在又刚好是张新杰平常看比赛视频分析总结的时间,他也大概猜到是张新杰有事情要商量。

“是比赛相关的事情,过会儿谈也可以,你们继续就是。”

韩爸看看张新杰,转过头来拍了拍韩文清肩膀,“去吧。我也刚好出门一趟。”说完便起身揉了揉自己脖子,“等下吃饭的时候叫我,我在小区保安那儿喝茶。”

韩爸跟正在准备晚饭的老婆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怎么?”韩文清和张新杰一起凑到书桌边上,桌上的电脑播放的是春节假期前最后一场常规赛,微草对战烟雨。张新杰坐下操纵鼠标点下播放键。画面正进行到最后的团队战,微草战队已经送了两个人头,烟雨这边还未损一将。地图上王杰希的王不留行基本一直在与烟雨的两姐妹纠缠,冬虫夏草离王不留行不远,而另一边高英杰则操控木恩试图攻破以风城烟雨为首的防守。

“王杰希这是……”

“他在把重心往高英杰移。”

这一场比赛的视频韩文清还没专门看过,只知道最后微草险胜。他和张新杰断断续续看完了整场团队赛,然后张新杰打开了Excel表格。

“这是我前几天整理的十二赛季目前为止常规赛有关微草的数据,”他点开统计报表,缓缓滑动,“除了最开始的两场比赛是由王杰希掌控主权之外,剩下的场次基本都是以高英杰为中心在打。”

“只是团队战?”韩文清抱着双臂坐在一旁,“他还不太稳。”

“只是团队战。擂台这边和以前的安排差不多。没有什么大的变动。”张新杰点开任务栏的QQ窗口,上面显示是的他和喻文州的对话,最后一句结束在昨晚十点。“喻文州昨天和我聊了下,他也觉得王杰希是这个意思。”

“嗯……”王杰希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他已经开始为高英杰开路了。”

其实王杰希在四年前的全明星上那场比赛就已经表明他的态度了,他要把微草交付给高英杰。只不过前几个赛季他都还在尝试,在磨练高英杰的技术和胆量。现在他却已经完全准备好把担子交给接班人了。

“虽说高英杰现在意识和操作上离王杰希都还有一段距离,但他已经快学会在王杰希无计可施或者根本不在的时候安排队伍,过不了多久,他大概就能接替王杰希的位置。”张新杰说“大概”,因为高英杰目前状态仍不稳定,出错的情况还不能避免,难以确定之后有没有能力完全适应身份进入状态。

韩文清没说话,张新杰便继续分析,“但目前只是常规赛,以微草战队的实力,即使是让高英杰来领率全队也基本能保证晋级季后赛。至于季后赛,我觉得王杰希……”

“新杰。”韩文清打断了张新杰的话。

“队长?”

韩文清没抬头,眼睛依旧盯着电脑屏幕上张新杰整理出来的表格,“如果我退役了,”他说得不紧不慢,语调宛若平常,“你会怎么办。”

——TBC——

※题字:夜神黎

评论(2)

热度(40)

©荒芜之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