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水煎茶

半年一更。

【韩张】夏天北冰洋 02


韩文清张新杰和黄少天面面相觑,视线在门诊室浑浊的空气相触足足半分钟才分开。

“你们……”韩文清沉不住了,挑开话头。

“额,如你所见,黄少天这个家伙出医院就崴了脚。”从门后头窜出来的张佳乐指指歪在沙发上的黄少天,脸上带着点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自己也找了个座椅一屁股安家,“喻文州去给他挂号了。”

“得多久才能好利索?下个星期训练还行吗?”韩文清问他。

黄少天自知理亏,平常就没怎么闭上的嘴这时候安静得很。现在就得乖一点儿,自己没事作得太多影响了正常训练本就不该,要是张佳乐再一番煽风点火他威武盖世黄少天今天就得命丧韩文清之手。

“那个,我也还不太清楚啊!不过看这样子明天是来不了了,老韩你看这…...

【韩张】夏天北冰洋 01


是夏天了。

韩文清兜里刚好还剩一块钱,他进杂货店找老板用一块钱硬币换了一根老冰棍,徒手扯下包装,断断续续舔起带着沁心甜味儿的冰块来。

小城里的夏天又热又长,像条哈舌头的癞皮狗,趴在大街小巷死活不肯走。一条街就是一个小蒸笼,热辣辣的阳光跨过稀疏的泡桐树叶子,像被打破的破璃碎片一样明晃晃打在韩文清毛茸茸的脑袋和后颈裸露的皮肤上。冰棍融化的速度比上个周又要快上几分,白白亮亮一整根冰棍一半进了韩文清肚子,一半的一半化成水钻过指缝从他手掌流到胳膊,至于最后那一点儿,扒不住冰棍柄,跳崖自尽,死在荒漠般干裂的砖缝里。

韩文清倒不怎么在乎这个,半根冰棍足以缓解短时间的燥热,但是一手臂的水就很麻烦。那种老...

剔银灯。用平常心斟酌的一封遗书


“听说这里死过人,是被水淹死的。”陈陈站在溪流中央的石板上说了这句,他望着几个不足小腿肚深的塘子沉默下来,因为一起上学的小孩子队伍里没有一个人理他,只有沟子旁边的银杏树哗哗地响。

这条小溪的源头在山上,跟陈陈家所在的地方差不多高,一股股的小水沟在两座山之间找到了微妙的平衡点,然后安营扎寨,生长成现在这条快三米宽的河,坝下的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给起了个名字,叫鱼子沟。

陈陈今天情绪不太行,他落在了平常一起上学的小队伍尾巴上,讲笑话也没一个人听更没人捧场接话。从他家到学校需要走整整一个小时,三分之二的时间他都在九曲十八弯的山路上蹦哒,从他开始去学校的这三年里没有一天像今天这样无聊。一小时的...

【韩张】梧桐林 Chapter05

◎韩张,本章捎带部分双花

张佳乐是初二晚上过来的,韩文清和张新杰待在家里也闲得很,干脆去机场接他。开车到了机场联系到张佳乐,商量好接到他送他去订好的酒店,明天再由韩文清领头带着逛一逛周遭好玩的地方。毕竟Q市这边,最熟悉的还是霸图队长。

半夜十一点飞机准时抵达,张佳乐头上那辫子显眼,张新杰又眼尖,没费什么功夫就和张佳乐碰了头。

“呃,孙哲平前辈?”

孙哲平就跟在张佳乐后头,穿着浅棕色风衣脖子上搭了条围巾,手里没有行李箱,连背包都没有。听到张新杰的声音他大跨走了过来,抢在张佳乐之前开口。

“张副队晚上好啊,”孙哲平竖起拇指点了点张佳乐,“我也刚遇见张佳乐,同一个机场,有缘啊!我趁过年来Q...

【韩张】梧桐林 Chapter04

“平常不见你抽烟。”

是张新杰的声音。

张新杰睡得不沉,刚才那会儿晕得厉害,现在却看不出什么醉酒的样子,与平常并无二异。韩文清扭过头就看见他了,往边上挪了挪给他腾出点儿位置。

张新杰步伐稳健地走到他边上,学着他两臂搭上阳台的护栏。

“我不怎么喜欢抽烟,偶尔抽抽。”说是偶尔,实际上韩文清上次抽烟是在半年前了。虽然大晚上的光线不好,但是韩文清还是在微弱的客厅透出的灯光下注意到张新杰皱了皱眉,他从来没见过张新杰抽烟,猜测对方应该有些接受不了,于是也没吭声,把烟送进嘴里吸了最后一口后便将带着橙黄火星的烟头揿灭在阳台边储物架上的烟灰缸里。

“我其实不在意的,没必要……”

“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韩张】梧桐林 Chapter03

这几章都走日常,后面会回归正轨的(大概)。

———————————————————

◎祝,阅读愉快

“张佳乐说是什么时候过来?”

韩文清刚起床,迷迷糊糊脑子还不太清醒,脑袋里还残留着昨晚做的梦——张佳乐来他家大闹了三百个回合,喝醉酒的张新杰跟着张佳乐摔瓶子扔枕头顺便高唱红星闪闪,歌声穿破楼层就差把他家屋顶掀了。这个梦实在过于残暴,韩文清醒来就不想再回想第二次,经过厨房看到张新杰就忍不住问了句。

“队长早。张佳乐前辈昨天说他也还不确定,看情况吧,不过能确定的是年后才过来。”张新杰把锅盖揭开,用勺子搅了搅锅里的稀饭。

他不怎么擅长做这些,煮个稀饭还专门去查了料理网站,但是网上对这个说得...

【韩张】梧桐林 Chapter02

◎祝,阅读愉快

早上六点张新杰准时起床,洗漱完之后换上了平日里常用的运动装。他习惯了 每天早上一个小时的晨跑,这几年都坚持了下来。韩文清家这边他没来过,什么都不熟悉,好在他也有准备,昨天晚上已经查好了周遭的环境,晨跑路线自然也在计划之中。

张新杰在六点二十轻手轻脚踏出韩文清家的门,出乎意料地看见了站在电梯旁边的韩文清。

“……队长?”

“你不熟悉这边,今早我陪你。”

韩文清按了电梯,他穿了身黑色的运动装,看起来不厚。

张新杰跟着韩文清进了电梯,“其实我昨晚有查过这边的路线。”

电梯一层一层下移,内部绳头与导轨摩擦的声响灌入轿厢,韩文清低沉的声音和摩擦的声响一起涌入张新杰...

【韩张】梧桐林 Chapter01

◎私设注意

◎韩张only

◎BUG有

◎缓更致歉

◎祝,阅读愉快

“没关系……好,再见。”

张新杰挂了电话再次走进训练室,他把手机放到电脑旁边,拉开椅子在挨着韩文清的位置坐下。韩文清刚结束一组日常练习,电脑上荣耀刚刚退出,露出霸图标志的背景。

现在已经是临近年关,队里的人基本都已经回了家,韩文清习惯了比别人在这里多待几天再走。张新杰以往这时间已经走了,今年倒是意外,目前还没有收拾东西回家的准备。

“打算什么时候回去?我明天要走了。”

韩文清问他,之前没刻意问过为什么今年留得这么晚,张新杰是个有分寸的人,这些事情不是他韩文清该担心的。

“大概不会回去过年了,我爸他们年后才回...

【JG】【田神】百年孤独 CH02

【JG】【田神】

百年孤独(下)

清晨,屋外静得不像话。

田崎躺在床上,耳边响着神永平稳的呼吸声。神永怕冷,被子一直拉到鼻梁,几乎整个人都蒙在被子里面,只留了半个脑袋在外面。
田崎听着神永的声音,看着被子在他胸膛处一起一伏。

卧室里挂着浅蓝色窗帘,帘子没拉实,露出半边玻璃。

外面是白色的。屋顶,阳台,树梢,站牌。田崎扫了一圈,视线抚过窗外的雪和同样洁白的墙壁,最后落在神永脸上。

神永睡着的时候看起来真的非常安静,像极了冬眠的小动物,让人忍不住想去揉他那毛绒绒的脑袋一把。

经雪浸润的阳光透过窗户时已经非常淡了,零零散散的洒在神永的睫毛和刘海上。田崎就这么看着神永,看他的眼睫颤动...

【JG】【全员】老师老师!01

【JG】【全员】

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0.
今天是我——佐久间——正式工作的第一天。由于资历尚浅,校长给我安排的是人数最少的一个班,并且听他说这个班的学生都聪明能干,稍加点拨就好。
其实一开始我是不太情愿的,总觉得这带着点儿看轻我的味道。可仔细想想,我还是十分感谢校长的良苦用心的。只有先从简单做起,积累积累经验,才能做到更好,对吧?

“同学们好,今天起我就是大家的班主任了。大家可以叫我佐久间老师。”

看着教室里数十双望着我的充满了憧憬(自我认为)的眼睛,顿时觉得有了好好工作尽职尽责的使命感!

“呐呐呐,佐久间三三——”
是个长得非常可爱的男孩子举手呢。

“嗯?要说什么?”一个温...

【JG】【田神】百年孤独 CH01

【JG】【田神】

*名著系列Ⅱ  借名非借梗
*意识流短打
*祝  阅读愉快

『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没有归路,春天总是一去不返,就连最疯狂执着的爱情终究也是过眼云烟。』
                                 ...

“假设一个怀疑性向的年轻人,用《大渡海》去查阅「爱」这个词,却发现释义写着「对异性的思慕」,他将做何感想呢。”

《编舟记》给我带来的是一阵夹杂着腥咸海浪的风,然而它却是从森林那边吹来,灵活的指节携了嫩绿的叶。

【JG】【福切】悲惨世界 CH04

【JG】【福切】

◎名著系列Ⅰ  借名非借梗
◎勉强算是黑手党paro
◎考据无力  欢迎捉虫
◎期待你的评论
◎祝,阅读愉快


   小田切睡得并不安稳,时针刚爬过钟盘的一半他就早早起来了。天还没亮,东边刚翻起一丝鱼肚白。

   他离开意大利已经三天,昨天才踏上日本的土地。今天他要去松野家族总部给风户做任务汇报。简单洗漱之后他从抽屉翻出了常用的记事簿,粗略地记下了从一个月前到达意大利一直到昨天回到日本的日程。

   他花了近半个月摸清目标家族的各个据点,之后在一家...

【JG】【福切】悲惨世界 CH03

【JG】【福切】


◎名著系列Ⅰ  借名非借梗
◎勉强算是黑手党paro
◎考据无力  欢迎捉虫
◎期待你的评论
◎祝,阅读愉快


   山修在暖洋洋的午后醒过来,遛了两遍书房没见着自个儿主人于是拖着懒散的步子去了小田切休息的卧室。福本上午就出去了,说是以前工作的地方出了点儿麻烦,他得去帮旧友处理些事情。

   小田切已经在书桌前坐了快一刻钟,墨水从笔尖滴落到米黄色信纸上,顺着纹理一点一点晕开。

   山修去蹭他的脚踝,尾巴缠着人小腿肚转圈。小田切弯腰揉了两把黑猫...

【JG】【福切】悲惨世界 CH02

【JG】【福切】
◎名著系列Ⅰ  借名非借梗
◎勉强算是黑手党paro
◎考据无力  欢迎捉虫
◎期待你的评论
◎祝,阅读愉快

   事实上小田切想不明白这个叫做福本的男人为何要救下他,如果仅仅是所谓的同情或其他类似的被嚼烂了的伟大人格——说不过去,在他二十多年的人生经历里没有谁会救下个一眼就能看出身份非常人的重伤人士,更别提留人下来悉心照料如同兄长或挚友。

   小田切被福本发现时腰腹有数寸长的冒血的伤口,驾驶的迈巴赫有两块车窗被子弹击碎,黑色便携式手枪大大方方摆在副驾驶座上,而车内敞开的收纳盒里躺...

【JG】【福切】悲惨世界 CH01

【JG】【福切】

◎名著系列Ⅰ  借名非借梗
◎勉强算是黑手党paro
◎考据无力  欢迎捉虫
◎期待你的评论
◎祝,阅读愉快


   两辆迈巴赫在黑幕里穿行,就像划过云层的闪电。已经持续了三个小时的大雨还没有要停下的意思,柏油路上积起了小半指深的水流,轮胎在急速转弯下甩起半个弧度的小型浪花。厚重橡胶扣住地表的声响连同水流激荡的的杂音在漆黑的夜晚撕开一个不小的裂缝,接着是快被冰冷雨水浇灭的车前灯显露出来。

   小田切刚刚猛打方向盘来了个急转弯,半个身子也跟着车尾甩出半截。腹部的伤口在重量的挤压下...

©春水煎茶 | Powered by LOFTER